我们以热吻取暖,不放过任何甜蜜

题图 / Lorenzo Mattotti题图 / Lorenzo Mattotti

29

一切仿佛没有发生过
我们照旧热吻
说着闲话
没有什么要追问的

没有什么需要澄清
真相早被涂抹
所有的当事人迷途不返
走向必死

又是紧锣密鼓的两次
冬日的毛坯房里
没开暖气
解下和衣睡着的羽绒服

我们没有刷牙洗澡
贪婪吸取对方的污浊
吞咽着咸和涩
生命中不可缺的盐和碱

又是新的高度
忍受力提升
底线下降
没有不能理解的

抽紧的心松弛
可以入眠
血泪被踩踏
终于无果

不放过任何甜蜜
和带着恶意的追逐
用炫耀来加强
绝不摆脱

你也没有痛苦
只有浅薄的内疚
卷土重来的时候
我也忍不住背叛

作者 / 木僧

今天介绍的诗人“木僧”是“读睡”的读者。他找到我,给我看他最近的一组诗,我被它们原始的力量震撼了。当然,这首诗有些粗糙,但这也增加了诗的力道。木僧奇异的语感也让人难以无视。或许是炼字走火入魔,或许诗人天性使然,木僧的诗里经常出现“半突兀”,“疑似反逻辑”的句子。比如“用炫耀来加强,绝不摆脱”(摆脱什么?);“卷土重来的时候,我也忍不住背叛”(背叛谁?)。这种语言特色就好比“法拉利”推出一款面包车,当你预料车子以方正收尾时,映入你眼帘的却是一刀斜切下来的大溜背,其中的得失,我真的难以评判。

可惜的是,我在这里只能呈现组诗中的一首,他的诗以最贴近和真实的笔触描绘了一段离离合合的男女之情,诗中发生的事情极有可能是真实的,并且还正在继续。这种真实感让我脸红心跳,其中有偷窥的耻感和快感,也有背负秘密的压力。我理解这种关系:虽然不断的反复会重伤爱情,但是性欲却可以避免在长期的耳鬓厮磨中消减,反而每每满血复活,重装上阵,甚至共振叠加,愈燃愈烈。

这是悲伤、可怖而又魅惑的诗篇,我想避开那些运动的光影,用一个静态的图像来形容我对这组诗的感受。我曾经梦见一个狭小而又破败的西餐厅,中间有一个水池,水池里面有假山石,假山石上有一个猫头鹰的标本。在俄罗斯旅游的时候,在莫斯科的一个饭店院子里,我真的看见了一模一样的场景。或许,我先看到,然后再梦到,或许我以为我梦到过或者看到过,但这并不重要。重要的是,一个生物标本是不应当放在水池中间的,它会很快腐坏凋残,但正是这个位置,让它显得如此悲伤、可怖而又魅惑。

荐诗 / 光诸​
2020/01/06

第2494夜第2494夜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