献给彪哥的一朵玫瑰花

Image

范德彪

一、安眠药

吞下一瓶安眠药,他决心结束
梦游的前半生。范德彪躺下来
听着录音机里的催眠曲,就这样永不醒来了
“睡吧,我的小宝贝……”租来的破房子里
他曾为人解梦,空荡的墙上挂过周公、弗洛伊德
和一副对联,上联是:一场游戏一场梦
下联:让你欢喜让你忧,横批:梦醒时分

磁带录好遗言,把自己的心脏捐给一个女人
“让我这颗滚烫的心去陪伴她吧。”那个女人的孩子
打来电话,范德彪说:“没事,有点困。”

不知怎样一种念头,让他睁开眼
这是命运在他屁股上撞的最后一脚
使他挣扎着跑向医院,像一只台球滚进出租车
他多么需要半盆肥皂水,把梦吐出来
呼噜声跟随计价器的节奏向死亡跳表

二、姐姐

嫁不出命运的姐姐
丈夫是农民,按套路生活的植物人
姐姐为他生了一个女儿,比自己还要漂亮
还要红颜薄命。姐姐,农村的秘密
你到死也不知道,我也和你一样
时常蒙在鼓里

农村是黑白的。比黑土地还黑,比白菜还白
城里是彩色的。是一台彩色电视机
遥控器在别人手里,我连天线也找不到

姐姐出嫁前给我织的毛衣瘦了
把我好不容易长出来的脂肪勒出了血

三、桂英说

炒菜,加许多味精
他尝试把糠掉的萝卜嚼出滋味
并且相信烂白菜叶子可以在油锅上空飞翔
范德彪的厨师证是假的,花了二百块钱
刚进城时,他在工地上炒菜
总担心会有钢筋从楼上掉下来,砸烂
他冬瓜似的脑袋。事实上
他是一个勇敢的男人,常提着菜刀
从厨房冲进大厅,把钞票
从赖帐的客人钱包中吓得掉出来
我要嫁给他,尽管所有人都像怀疑他的能耐那样
怀疑我的眼力,可我决心已定
彪子,你什么时候能让我省心?
你胖乎乎的身体充了氢气,飞的越高
爆炸得就更快。“砰”地一声
空气中只剩下我摸不到的粉身碎骨

四、保镖

一进酒店,叫“彪哥”的声音此起彼伏
瘀肿虽未消,虎爪拳依然能让霓虹灯
泛出精武门的光环。我的恩人是老板
需要我来保护,一旦遭遇危险
小鸡那样扯住我的衣襟。只有我
才能开他的“大奔”四处兜风,喇叭响亮
被踢伤的阴茎幸福地直起来,像一支箭射向爱情

漂亮的女领班站得火柴一样挺拔
擦着我肋骨上的磷。她的话
使我误会一场。一段段蘸着爱情的七节鞭
迎面而来,我的拳头怎么抵挡?
只好闭上眼,拼命挠着暧昧的空气

请叫我“彪哥”,永远二十九岁的“彪哥”
是我唯一尊严。请允许我不摘墨镜
我害怕自己在强光中露出原型:
一只菜青虫在柏油路上羞涩蠕动

五、钢钢的

要翘起拇指,要把得意堆在脸上
推土机那样自信,忧虑才会坍塌

要剔除一切杂念,直到体内空空如也
才能把胸脯拍出编钟的乐音

吴总,钢钢的!
生活,钢钢的!
厨师,钢钢的!
保镖,钢钢的!
垂钓公司,钢钢的!
体育老师,钢钢的!
病托,钢钢的!
美容,钢钢的!

她们给我留下的耳光,钢钢的!
幻想带来虚荣的一切,钢钢的!

感叹号,钢钢的!
省略号,钢钢的!

钢钢的,范德彪的口头禅
口头禅,禅的一种

六、马大帅

像塞荞麦皮那样,他把狡黠塞进女人的枕头
最爱我的、我最爱的两个女人
先后成为他的妻子。命运安排他成为主角
从第一集到全剧终,一个人的命运
顽固地捉弄着另一个人的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