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么小的身体,那么大的爱意

题图 / Ryan McGinley

 

 不断展开的天空

如此微小的我在不断展开的天空下
走在夜晚的沙滩。
湿沙子在我的脚下雀跃,
当浪头雷击海岸。

我从人行栈道上走开
离开流光溢彩的人群
还有灯光闪烁的旅馆。
千百里的长风在耳边叹息。

我消失在深远的黑暗里
我隐去在人们的视线中。
我是一个小小的贝壳
被海浪悄悄推到岸边。

大洋的涛声在我的身体里激荡。
我是如此微小以至于无人可以看到。
但为什么我的身体中
充溢着如此巨大的爱意?

作者 /  [美国] 爱德华·赫西
翻译 / 光诸

 

 The Widening Sky 

I am so small walking on the beach
at night under the widening sky.
The wet sand quickens beneath my feet
and the waves thunder against the shore.

I am moving away from the boardwalk
with its colorful streamers of people
and the hotels with their blinking lights.
The wind sighs for hundreds of miles.

I am disappearing so far into the dark
I have vanished from sight.
I am a tiny seashell
that has secretly drifted ashore

and carries the sound of the ocean
surging through its body.
I am so small now no one can see me.
How can I be filled with such a vast love?

EDWARD HIRSCH

 

很荣幸能在这里介绍今天这首诗。相信每个人都能读懂它,这里不用太多解释。

虽然可以读懂,但是很难写出来。普利策奖得主 Jhumpa Lahiri 在为本诗作者赫西写的一封推荐信中说:“他的诗的特点正是我一直努力在我的写作中达到的:亲近而又节制,温柔而不滥情,直面生活而不转头躲避,最重要的是,把我们太经常忽视和忘记的细节分离和保存下来,这些细节对我们的灵魂是如此重要!”而赫西在接受《当代作家》(Contemporary Authors)杂志的采访时说:“我想要在我的诗中说出罗马诗人们口中的‘情感的真实声音’,我相信,就像庞德所说,对于诗歌来说,‘唯有情感万世长存’。”

我突然回忆起,在我心中充满巨大爱意时,天空确实在变宽,而自己在变小,变得隐身,这首诗就像突然在空气中撕开了一个裂口,把我抛回那个时刻,生命会变化,天空会重新变窄,但是这首诗会继续被一代又一代人诵读,“唯有情感万世长存”。

荐诗 / 光诸(微信号:ghostinthezoo)
2019/07/08

 

 

第2308夜

发表评论